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Friday, March 30, 2007

吊桥上的安倍

安倍前方的路似乎越加的难行了吧?

纵使他拥有浓厚政治背景的家族、并打出首相夫人的温暖牌、兼符合前首相小泉的期许、加上当时得令的“支持人气”;但是真正的政治人物必须依赖实战经验与自身政治实力的,安倍才上任半年的政权看来是岌岌可危的。

众所周知,日本从九十年代开始的相位淘汰率是惊人的:宫泽喜一、细川护熙、羽田孜、村山富市、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森喜朗,每个攀爬至相位的政治人物平均只有年余的掌权时刻;一个国家过于频密的改朝换代确实对国家发展带来不当的发展。于是小泉纯一郎于零一年的上位改写了日本的历史,而小泉自然拥有足够的政治生涯来进行其治国方针;如今安倍是小泉的继承者,其面临的压力除了必须承担前首相治国时期遗留的烂帐,而且还必须突破日本国现有的发展与模式,以在国际舞台与区域领域继续大放异彩。

无可否认,安倍的责任重担是不轻的。

踏入零七年,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出安倍于国内的支持率创下新低点,这是安倍上任相位以来最为显著的颓势,情况当然是让安倍的整个团队担忧不已!诚然,安倍在升任首相初期所做出的种种举动,让邻国周遭看见了些许的光芒:积极的与中韩两国进行破冰之旅、尚未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等,这些动作都让曾被日军统治的国家看见了日本未来方向比较积极的做法。

只是,好景似乎不常在;是安倍终于坦开最诚实的自己、还是受了刺激所反应的自然动作,没有人可以给予真正的答案。这些其实都已经不能再去做任何追究的,因为事实终究是事实。对于日本卫生部长柳泽伯夫所发表的“女人是生育机器”言论以及防卫大臣久间章生的“美国发动伊战是一个错误”的论点,安倍确实是陷入了两难的困境。安倍必须对内阁大臣所做出的言论频频道歉,这些现象都打击着安倍的形象,尤其安倍更不能做出一些让民众满意的决定,拒绝了批准卫长柳泽辞职的声音。

安倍于近日发表的言论“没有证据证明在慰安妇问题上存在强迫行为”、“即使美国通过议决要求日本针对慰安妇事件道歉,日本也绝不会再次道歉,因为日本已于1993年道过歉了”。但是,安倍却在国会中重申尊重1993年“河野谈话”内容的立场。
如此模棱两可的立场,举世震惊!虽然过后许就国际社会舆论压力,首相辅佐官世耕弘成却表示,安倍首相继承“河野谈话”的立场始终没有改变。可是,话已出口的杀伤力实已造成。

河野谈话指的就是,日本在1993年的内阁房长官河野洋平代表日本政府承认二战时代日军造成慰安妇的存在,并对此表示反省,因为慰安妇事项严重伤害妇女的名声与自尊。
在日本国的立场来看,“河野谈话”实际上已经代表日本已就二战时期的慰安妇课题道歉,他国过去一直以来针对道歉课题的穷追猛打,确实让日本无法厘出一个所以然。可是对于其他曾在二战受日军侵略的国家来说,日本由始至终都没有对日军于二战时的行为道歉,反之一直在逃避所需承担的责任!

那么,安倍究竟是被朝野内的激进分子逼得狗急跳墙,必须发表一些谬论来转移视线,以获得政治筹码零头?还是安倍由始至终对二战的立场都是坚定的?!
倘若是属于前者,那么为何安倍却于2006年十月间承认“河野谈话”内容?从逻辑的角度想,安倍与智囊团并不是如此的无知、不济,只会把弄昙花一现的政治宣传。而如果事实是属于后者的话,那么安倍上任以来所表现的态度都只是在做表面功夫,日本政府从来就不愿认真地看待二战历史课题?

这些纷纷嚣嚣实在让安倍政权犹如旋在悬崖上的幼绳,似断还断。。。。。。

2007年7月日本的参院选举艰巨的考验着安倍政权,因为过去参院选举的失败证明是能够撼动整个政治局势、继而改朝换代的。安倍的前方路应该怎么走,如今靠的必须是智慧,不是横冲直撞的‘来什么球、会什么球’;安倍能够在日本政坛崛起,当然不是泛泛之辈,所以只有运用自身的筹码、成熟的治国远见为自己的政权续命,那才是正确的做法吧!

No comments :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