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原来回教党下的丹州是。。。。。。



这篇对回教党执政的丹州文章会不会出现得太迟了呢?但愿是不会吧!毕竟是个人的经历。
从来没有到过吉兰丹,对大多数西马人来说,那是神秘的地方,主要是因为距离遥远、不同政府执政的干系。所以,对于吉兰丹的印象是有其波折重重的经历,过程如下:

阶段一:
不曾到过吉兰丹,在耳闻与想象下,吉兰丹是封闭至极、没自由、没人权、没这个、没那个。。。

阶段二:
根据有幸到访吉兰丹朋友的说法,它并不如你我想象般保守迂腐,反之是存在应有的自由,同时一些外边唬弄的种种限制是能够技巧性进行的。。。

阶段三:
亲身体验以后,的确不会存在未到达之前的恐惧与可怕;但是若以城市发展和时代进步的角度来取决的话,那里确定缺少了朝气蓬勃、缺乏商机、不便处处等等。对城市人或者是年轻新生代来说,那里将会是过分沉闷的世界,也许就只适合年长一辈或者小孩子们。

无可否认,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说法再一次获得了证实;只有亲身经历,才可以做出任何相关的评断。于笔者而言,冲击的出现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实;无论是文化上、生活上、政治上、经济上所出现的不同,若要想适应确实是需要不短的日子。

当然宗教化不是完全毫无益处的,毕竟宗教依然是每个人类灵魂的依靠;只是当我们用现代化角度来探讨的话,不免发现过于强调宗教的同时,发展进步相对的就会暂缓了许多。这样的情况是无法为发展中社会带来更大的跃进以及发展——如此说法过去一直只局限在片面舆论的层次上,但在实地到场经历以后,不免会赞同如此的说法。

举例来说,当抵达丹州境内之际,何其有幸地适逢斋戒月期间,自然非常明了许多餐馆是不会开门营业的,因此就会把重点放诸于快餐店,至少用餐之希望还是比其他类型餐馆来得高。
有没有人是否可以猜到最后的结果啊?
结局就是一行人在快餐店门口看着一张告示牌——大意是写着:由于斋戒月的关系,快餐店将在午后三点才正式营业!

天啊!笔者必须承认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居然不知道原来吉兰丹斋戒月期间是没有办法在三点之前享用快餐的!只有经历过以后,才发现吉兰丹人的生活经历原来就是这么一会儿事啊!

以宗教作为执政教条模式的地域或多或少与发展进步有一定程度的距离,因为纵然先进世代已经让宗教性质的政党改变思维模式,努力朝向进步发展的方向冲刺;但是,骨子里还是存在一定程度的保守主义左右着政党和地域发展。

到了丹州一游后,自己的感觉就是宗教政党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放缓了国家社会的经济发展;在真正地实地经验之后,内心强烈地感觉就是——没有朝气。这个城市好沉、好静,这种沉闷是无法让经济活动蓬勃发展的,城中的生意更是淡如止水啊!

当然,这些经验纯粹是自身所得的意见和看法。于我而言,或者于多数年轻一代而言,这里也许会成为往后岁月的落脚之处也不定。。。。。。

Wednesday, September 09, 2009

两刃刀的存在——巴生自贸区

候文咏十年前的作品——《白色巨塔》果然不同凡响,既像一本医学书籍,同时也是一本探讨人性的小说。不管放诸于什么时代,都如斯贴切地表达出人性的欲望左右着个人的命运;喜欢与否,只要生存在社会体制中、只要人心有所要求或是争取,都逃不开书中内容所要表达的意境。


(置身在是非巨塔内,是该坚持己见、还是同流合污?——的确是困难的抉择。)


书中以医院内部的权力生态为故事背景,揭露医院高层之间权力斗争,医生于毕业后在医学界谨言慎行的漫漫征途;纵使不愿意卷入权力斗争的核心,纵然在现实环境中坚定地捍卫自己所相信的原则,但是终究只能无奈地被社会体系牵扯入权力漩涡。。。

笔者不免会联想至截至近日闹得街头巷尾皆知的巴生自贸区课题,尤其如今情况更是火爆十足,因为直接性地牵扯一个政党。照这样来看,不管未来时局如何变化,这项热爆课题已经与政党的命运绑在一起,纠缠不清了。当然,它是两刃刀;一是成功解决既存的舞弊问题,党政成功转型、成功抛开过去包袱,迎向坦荡荡的未来;二则是党政无法有效解决此问题,终至成为政党与国家执政阵线的死穴,一切葬送两者的未来。

巴生自贸区议题亦是在野党在12届大选中攻击执政党的议题之一,尤其马华公会更是背负较重的承担,皆因自贸区议题与交通部息息相关啊!截至目前,事情的演变可以看得见马华掌舵人斩钉截铁意欲解决此项课题,甚至乎不去在意即将失去的,目的只为查明真相,还钱于民!

站在平民百姓的角度,领袖能够拥有如此勇气与魄力是值得嘉许的;毕竟以身犯险赌上所有,就为还民金钱的做法是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尝试。只是,这样的做法难道真的能够挽回民心么?纵然真的解决了相关问题,人民手上的那一票难道真的就会倒戈相向么?答案或许是各自表述的。

可以理解马华领导层的棋局内所盘算的算盘——信心十足地彻底解决自贸区课题,无论付上什么代价、无论需要承担的是怎样的结果,重点是要长痛不如短痛,要一劳永逸地把尾大不掉的烫手山芋解决!

无可否认,一个政党要有揭露事实(尤其那个真相或不利自己、或伤害自己)、公布真相的坚定勇气的确不容易;情况将会变得更为奥妙,特别是政党内部、组织机制也许存在反对力量,试图阻扰事情真相的公布,毕竟人人都会有自保的心态啊!

很多事情往往并不若预期般发生,甚至会与所预期相差甚远,因为有“人”涉入的关系,既有“人”的话,自然就会出现无奈、身不由己。这一次,马华或国阵应该是选择赌上了所有筹码,去许一个较为灿烂的未来吧!

只是,诚如故事中的要角们一样,他们都曾经以为自己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或者人生,可是终究只是在重蹈过去人物的覆辙罢了!马华与国阵又是否只是重蹈覆辙而已呢?



答案,你,自有分晓。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沉重的悲哀

油画《南京大屠杀》 曾经义无反顾地要观赏这一幅油画。。。做到了!
站在比人还大幅的油画面前,感受那死、那生、那杀、那佛。。。
思绪被困在里头、眼泪就这样默默划下。。。。。。



在日本极大几率改朝换代的某个深夜时分看了《南京!南京!》,一场现在与过去之间拉锯的时空战,心情是沉重、悲哀、沉重、悲哀的两相交接;稍一不慎,的确会陷入无可救药的黑色沉沦之中。。。

这部备受争议的片子被认为是亲日片子,普遍有为日本军国主义开脱之嫌,因此自然遭到反日分子的猛烈抨击。只是,在现时现日看着如斯般沉重的影片,笔者心底点点意见的焦距点并没有被片面评论所左右;反而有自身的看法(或许这些看法会被归类为崇日、叛逆之罪吧!)。

我们必须承认慰安妇课题一直是日本与被占领国度之间的敏感议题,各国人民都竭尽所能要日本担任相关的责任,只是总是事与愿违!笔者却从片子中感慨出慰安妇的悲哀并不是以国籍来评断的,不管来自哪里,在当时代都存在身为女性的悲哀!当然,片中日本籍妓女(或慰安妇)的角色的确会让人觉得有袒护日本国度之嫌,因此才会有此电影或有为日本于二战所犯过错脱罪的说法。

平心而论,倘若你我都持有这样狭隘想法的话,是不是表示你我的立场其实并不如此地“理直气壮”——因为我们都抱有“他国女性被当慰安妇就是悲剧,日本女性而言就是活该”的想法啊!人之所以愤怒、愤慨,完全是由个人情绪左右,那里头是不会存在理智思维的;很多时候人在一霎那间的情绪自然波涛汹涌,但是我们必须认清的是理智以后的事实。以此例来说,我们必须了解,不管什么国籍的女性,只要被当作慰安妇的行径实际上就是被剥夺了人权,哪还有国籍之分!

与此同时,黑沉沉的片子在一位女性举起手,自愿成为慰安妇的那一瞬间,心情是澎湃的——叛逆的灵魂在国家人民面前是可以义无反顾地立起身子,为未来新希望挡风阻雨。当一个接着一个女性的手举起来以后,就会了解当代女性的悲哀与伟大!没有看轻、没有蔑视,往后日子只有尊重、敬畏之意。

除了对身为慰安妇的女性有这样的看法,笔者对于汉奸的想法同时起着些些的改变。过去,总是认为战役时期的人们应该轰轰烈烈地愤抗到底、宁死不屈的,从来不甚认同叛逆、转向地投靠其他码头,来获得生存的机会。可是,片中的汉奸角色给予了自己另一面的想法——没有人想要成为千古罪人,但是很多时候他人的生存往往比自身的活着来得重要,而在当时叛变、转向亦会变成情有可原!

当某人的肩膀承载着重大的责任时,他人是否能够生存、能够活着绝对左右着一个人的立场;有活着,就有希望,不是么?这是战役时期的人们都一直深深相信着。。。。。。

当然,不会为汉奸进行开脱工作;只是想要点出的点就是汉奸之所以成为叛变之徒,除了怕死之外,还是可以存在着很多因由的;事情,往往不是由肉眼来评断,心眼才是一切的答案!

末了,一时三刻并不能完全地将心底看法全然摊开,让其飘逸在纸上;但是以上点点情绪无可厚非地会让他人认为是为侵略分子开脱罪名。可惜,笔者所持的只是简单想法——当你我抨击者他人如斯般不负责任、极端主义的同时,是否应该自我检讨、或是对他人也予以公平态度来对待之?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