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原来回教党下的丹州是。。。。。。



这篇对回教党执政的丹州文章会不会出现得太迟了呢?但愿是不会吧!毕竟是个人的经历。
从来没有到过吉兰丹,对大多数西马人来说,那是神秘的地方,主要是因为距离遥远、不同政府执政的干系。所以,对于吉兰丹的印象是有其波折重重的经历,过程如下:

阶段一:
不曾到过吉兰丹,在耳闻与想象下,吉兰丹是封闭至极、没自由、没人权、没这个、没那个。。。

阶段二:
根据有幸到访吉兰丹朋友的说法,它并不如你我想象般保守迂腐,反之是存在应有的自由,同时一些外边唬弄的种种限制是能够技巧性进行的。。。

阶段三:
亲身体验以后,的确不会存在未到达之前的恐惧与可怕;但是若以城市发展和时代进步的角度来取决的话,那里确定缺少了朝气蓬勃、缺乏商机、不便处处等等。对城市人或者是年轻新生代来说,那里将会是过分沉闷的世界,也许就只适合年长一辈或者小孩子们。

无可否认,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说法再一次获得了证实;只有亲身经历,才可以做出任何相关的评断。于笔者而言,冲击的出现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实;无论是文化上、生活上、政治上、经济上所出现的不同,若要想适应确实是需要不短的日子。

当然宗教化不是完全毫无益处的,毕竟宗教依然是每个人类灵魂的依靠;只是当我们用现代化角度来探讨的话,不免发现过于强调宗教的同时,发展进步相对的就会暂缓了许多。这样的情况是无法为发展中社会带来更大的跃进以及发展——如此说法过去一直只局限在片面舆论的层次上,但在实地到场经历以后,不免会赞同如此的说法。

举例来说,当抵达丹州境内之际,何其有幸地适逢斋戒月期间,自然非常明了许多餐馆是不会开门营业的,因此就会把重点放诸于快餐店,至少用餐之希望还是比其他类型餐馆来得高。
有没有人是否可以猜到最后的结果啊?
结局就是一行人在快餐店门口看着一张告示牌——大意是写着:由于斋戒月的关系,快餐店将在午后三点才正式营业!

天啊!笔者必须承认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居然不知道原来吉兰丹斋戒月期间是没有办法在三点之前享用快餐的!只有经历过以后,才发现吉兰丹人的生活经历原来就是这么一会儿事啊!

以宗教作为执政教条模式的地域或多或少与发展进步有一定程度的距离,因为纵然先进世代已经让宗教性质的政党改变思维模式,努力朝向进步发展的方向冲刺;但是,骨子里还是存在一定程度的保守主义左右着政党和地域发展。

到了丹州一游后,自己的感觉就是宗教政党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放缓了国家社会的经济发展;在真正地实地经验之后,内心强烈地感觉就是——没有朝气。这个城市好沉、好静,这种沉闷是无法让经济活动蓬勃发展的,城中的生意更是淡如止水啊!

当然,这些经验纯粹是自身所得的意见和看法。于我而言,或者于多数年轻一代而言,这里也许会成为往后岁月的落脚之处也不定。。。。。。

4 comments :

普普 said...

身为东海岸的一分子,这种情况对我来说,见怪不怪。不只吉兰丹,登嘉楼也一样。

其实,吉兰丹还有很多美食可供选择,你只想到又贵又没有营养的快餐,实在太可惜了。

在Kota Bharu的Jalan Kebun Sultan,俗称唐人街,华人美食多得数清。还有泰式餐馆,由华人制作,吉兰丹独有的青叶饭、nasi dagang等等。。。。。。想到都流口水。嘻嘻。。。。。。。

悦子 said...

不是只选快餐。。。是因为不熟悉、而且也了解那段时间其它餐馆应该没有营业。。。

若是有熟人介绍,一定就能找到美食了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也东海岸的,一般就如此,你知道我们有一档好吃的面档要等多久吗,足足半个小时以上,光顾的清一色华人,我在华人新村。

khengsiong said...

新年期间去过Kota Bharu,驾车转了几个圈后找到了华人开的餐馆。

其实KFC就算提早开也没生意,丹州9成以上的人是穆斯林。

KB以北的Tumpat有不少佛庙,丹州政府倒是能容忍其他宗教。反而是雪兰莪州发生过拆兴都庙的事件。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