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Her many faces!

i would said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Malaysia and Singapore's entertainment company may be success in some ways in the current dramas...
since i'm kind of support the show if i have time to watch it.
meanwhile, this it the current show i'm watching----Her Many Faces!



i like this character cause found out that she just exactly similiar with myself!
i will not saying too much about this character, but just want to share some meaningful theory from it.

“勇敢踏出去吧!否则你永远都不会获得幸福的。”
“没有人能够知道未来这个人会不会改变,但是两个人只要有心,就一定能成功。”

"Be brave to step out ya! otherwise you won't have your happiness in your future."
"Nobody can predict that whether this person will be change, however as long as two persons insist to hold on together, success and happy definitely will wait for you."


this is the words from ella's mother towards ella when she is wondering whether to accept a guy as her life partner.

whenever i listened the words, it seemed like the lighting, strike on my head and mind.

this is true! due to the background and past, i always will pull myself back whenever happiness just right at my corner. or maybe i just put in the simple way that i'm not brave enough to take the responsible in relationship!

sound weird right?
that ETSUKO who is daring, boldness, never care about life death......
where does she going?
now, she just like a coward in the matter of relation.

i admitted that time is my medicine to overcome the struggling path all this while. it may sound inconceivability but i definitely will move forward......

i did improve in some ways which definitely can't be success in a night'time, but i promise myself that i eager to try and looking forward for the bright future.

;)

Tuesday, August 26, 2008

个人荣耀VS国家荣耀

转载自《星洲日报之言路版》
风信子



8月份,是奥运的月份,每个人更是步步跟隨奥运项目的进行;而在已过去一星期的运动项目更是获得大马以及中国举国上下的注目;那就是大马和中国的羽球一哥李宗伟、林丹的世纪之战,还有中国跨栏好手刘翔因伤突然退赛的大事记。

大马唯一晋级奥运决赛的代表好手——李宗伟最好还是不能如愿为大马摘下首面奥运金牌,確实有些遗憾;可是他却已经为大马摘下睽违12载的奥运银牌,同时也兑现了自己於赛前立下的目標,不管是个人荣耀还是国家荣耀,早已达成了。

中国方面,羽球一哥——林丹的胜利无疑让中国的金牌数量甚至奥运排行榜上锦上添花,个人与国家荣耀兼收。至於刘翔的退赛,是遗憾、是唏嘘,更多的还是压力。除了无法让国家荣耀更上一层楼之外,刘翔自个儿的个人荣耀同时也深受影响,未来征途亦须多费思量才能再振雄风。

这里,你我可以看见马中两国著重的荣耀是有所差別的。当然,每个人都承认个人荣耀和国家荣耀都是同等重要,两者兼得自是人间美事啊!不同的国情、不同的国家,都实在影响了人们对於荣耀的看待。从李宗伟、林丹、刘翔的实例来看,发现中国选手对夺金成功的看法,主要是个人荣耀成份较高於国家荣耀;相反地,大马选手情况则较倾向於国家荣耀高过於个人荣耀。

通俗一点的话语,中国选手是要在“金途”上的成功来获得国家的肯定,才能確保更加美好的未来;仔细想想,中国地广、人灵,最主要的是人多,要想突破重围,成为国家栋樑,就得让自己成为“人中之龙”、“人中之凤”,才能成事!那么,这不就是“个人荣耀重於国家荣耀”的真实写照吗?

大马而言,选手们更多的是著重国家荣耀更甚於个人荣耀,因为竞爭领域中没有若中国般激烈、紧凑,能够发挥的机会相对的提高;因此,在少了中国选手般拥有成为人中龙凤的压力除外,大马代表们所要化解的主要还是由国家荣耀所带来的压力,而並非主要从个人压力衍生而来。

其实,“人民的数量”才是决定哪一种荣耀较为重要的重要推手。这从马中两国的例子里头就可以看出实况啊!確定的是,笔者必须郑重地重申——两种荣耀是同等重要;只是当不同因素左右著个人、国家思维的当儿,两者之间的悬殊之分自然会显现;可是,这並不意味著哪个国家比较倾向於重视某种荣耀就是自私、市侩的,那也只是源於国情的相异所持有的立场罢了!

挥之不去的种族主义

转载自《星洲日报之言路版》
李义廉


308大选后,国阵受到史无前例的重创更在国会中失掉了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的优势。民联的辉煌战绩让人觉得多元种族政治已经在大马萌芽,而以种族主义及种族利益为斗爭目標的政治模式也將渐渐被淘汰。这样的一个政治演变对於一个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不外是一个喜讯。

事实的发展果真如此吗? 我觉得308大选后的政治格局並没有淡化种族主义的色彩,反之更变本加厉。

其中的例子包括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所发表的“除了马来人以外,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的言论以及回教党所道出的“如果不能维护马来人及回教徒利益,回教党將会考虑退出民联”等论述都一一反映了不论是国阵或是民联到现在为止都还脱离不了以马来种族主义为中心的思想。

最近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建议玛拉工艺大学开放10%学额给非土族时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玛拉工艺大学的大专生更是走上街头抗议,还要求政府实现与捍卫“玛拉只属於土著大学”的目標並且要求玛拉学额只能保留给土著。高等教育部部长卡立诺丁更是高调发出有力的保证,说只要他在位的一天,玛拉工艺大学都会保持原状。

在我看来,以上事件进一步证明大马的种族主义並没有淡化,反之更是另创高峰的铁证。高等教育是国家在培育人才的一个重要机制。大专学府在招收新生方面应该遵照能者得之,只看能力,不看肤色的原则来进行,落实绩效制招生的方针。玛拉工艺大学也是大马其中一间大专学府,为甚么就一定要特別保留它的学额给某个族群或土著?

面对全球化的21世纪,大马人民竞爭的层面不仅仅是国內人民而已,更须面对国际性的挑战。以我浅见,我能认同政府在某个层度上协助比较逊色的群体面对竞爭,但绝不同意在高等教育方面推行这种扶弱政策。高等教育是国家培育人才之本而人才正是能够帮助我国提升竞爭力进而促使大马骄傲的站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因素。

我也觉得雪州大臣卡立开放学额的这项建议仍然是环绕著土著与非著族的二分法思维来进行探討。正因为这样的一个思维,引起了马来土著的大力反弹也导致了玛拉工艺大学生走上街头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在此事件中更令人失望的是一些政界领袖在评论这起事件时竟然採用充满狭隘种族主义意味的看法来回应,而不是以宏观的思维及愿景来向公眾交待。

今天的玛拉工艺大学的大专生將会在明日大马政府行政机关里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很担心如果种族主义继续在这群大专生內心滋长,土著与非土著的二分法依然在他们心理扎根,这將会是我国要走向多元体系的一个绊脚石。

Tuesday, August 19, 2008

最深邃的《情书》



忘不了的雪景。。。



祈祷着。。。心里想着深爱的



那些青葱岁月。。。。。。



最后的碰面。



年轻的那个时候。。。。



什么样的信件?



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



回眸的一眼。



最美的一张图。



真相就在这儿。

もう一度感動して!--Love Letter

言葉もながった、映画を一緒に見た!





白い雪は勿論綺麗けど、でも、もし恋人がそこで死んだ、どうなん気持ちがあった。



最初の挨拶を話した!実は、愛の気持ちがいつも持った。



探したいーー自分の愛!



かこいね!契約者。



迷惑な手紙。。。



北海道の札幌にいた、自分の思いのために。



勉強のとき、彼はやはり好きで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厭だ!でも、本当に嫌いでしたか。



綺麗な場面!



誰の名前を書いた?その時、誰も知らなかった。唯、神様は知ります!



なんにを見た?貸したの本?



ちょっと緊張した。。。なぜ?同じの名前でしたから。分からない。



最後の会う時!しかし、誰も知らなかった。



最後の思い。それだけ。



やっと、何にもわかりました。

跨出族群局限

(转载自《东方日报》之《东方名家》)


作者 - 悅子

在第24屆日文演講大賽進行中,收到信息說「首相已與回教黨高層領袖會面,商談馬來族群團結課題」的消息。看著手上的信息,同時聽著台上友族參賽者對答如流的日文對話,再看一看臺上友族參賽者的經驗之談,突心生不平衡。

台上的每位參賽友族都有留學東洋的經驗,有者因為雙親到日本上班留學,因而有機會在他鄉落腳生活;有者是受到政府保送到他鄉去升學等。當然,這只是保送的其中一個國家,土著甚至有較為多的機會被保送到世界上其他國家。

看見這種事實,再瞥見近日公共獎學金55對45比率風波、瑪拉學院決不開放予非土著的言論,以及首相動作頻頻伸出觸角與回教黨接觸,不免令人擔心大馬未來的趨勢發展將會駛向士著至上的道路,而讓非土著權益越向後倒退。

政客的炒作

對於很多大馬人民來說,「土著」與「非土著」的枷鎖往往淪為族群課題、政治課題,終至演變成國家課題。從土著同胞思維作為出發點的話,土著保護政策是政府給予弱勢土著同胞的援助之一,促使土著在各方面的發展。

可是,從非土著角度去探詢的話,得到的回應卻又是另一相對的說法——土著保護政策已經剝削了非土著人民的權益,無論是經濟還是教育機會,非土著人民往往都是被忽略、被邊緣化的。當然,非土著國民亦認為土著往往擁有較他族同胞更高的就業、升學、留學等機會。在雙方各持已見之下,矛盾隔閡自是容易產生。

而,要摒棄種族包袱,那是談何容易的事啊!

這其中並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錯,因為彼此都是為了捍衛屬於自己族群的權益而採取各種行動。鬥爭模式只要沒有傷害到其他族群,那應該是能夠接受的,畢竟大馬不像其他單一族群的國家。反之大馬聯邦憲法保障的是土著與非土著在馬來西亞屬於各自族群的權益,誰也不能質疑。

但是,很多時候政客總是愛炒熱「土著」與「非土著」之間微妙的關係,讓原本和睦共處的兩派人馬國民各懷心病,以便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半個世紀以來,族群關係一直就像緊繃的琴弦,國家上下用了多少心力在處理族群關係的課題上,而使國家的發展停緩不少。

現今時代,無論是什麼族群,都是要剔除獨攬權益的「霸權分子」。因為不管是哪一個族群,貧困的階級始終還是大有人在。剝削人民權益者,不會因為「族群」身份的相同而手下留情,因為他們在乎的絕對是「利益」。人民的力量要帶來改變,不是針對他族來「開炮」,而是要瞄準真正攪和「族群關係」的始作俑者。

當國內局勢處於風風雨雨之際,同時亦有部分擁有國際思維的大馬國民早已經跨出「族群」的局限,通過外語學習,而容納了更為海闊天空的空間。

老實說,筆者感慨的是——大馬國民居然是在外語的天空之下,思維才能夠有所突破、有所交融。反觀,停留在瓦甕裡的政客們仍然持著「井底之蛙」的思維模式,在受限處境內繼續爭權奪利、自相殘殺。

Wednesday, August 13, 2008

那一张黝黑的脸颊。。。忘不掉!

一个晚上,在金马仑丹那拉打用了晚膳,在街道悠闲的闲逛着;突然,“砰”一声响起,吸引了许多目光,一场小车祸发生了。一辆由印裔汉子骑着的摩多车撞向了一辆豪华的外国房车,双方下车后,协议将各自的交通工具挪向他处,再来商议赔偿问题;明显的,摩多骑士是必须承担维修费用了,毕竟是他的疏忽造成了这起车祸的发生。

当这一幕在眼前发生,鼻头却不禁辛酸、心里凄凄惨的:那位中年印度老兄看起来并不富裕、甚至亦能说是贫困的一群,如今他除了要承担自己铁骑的维修费用,还得负担豪华房车的维修费用;他,又将如何去解决这项金钱能够解决的难题呢?

从一个印裔老兄的遭遇,自然地就联想到了大马印裔族群的遭遇。众所周知,印裔社会的贫富悬殊绝对是大马不同族群中的一绝,贫者是绝对的贫穷、富者则相对的超级富裕。当然,富裕的一方当然是不会有问题的,重大问题是出在贫穷的一方;一个族群或者一个个体要想真正的改变生活,那就得教育与经济两大方面开始着手、进行改变了。

教育方面,扪心自问,印裔社会当中,文盲的数量绝对不是在少数,更别说真正懂得淡米尔文的印裔同胞的真实数字又是多少?教育上的缺乏,直接的影响了印裔族群在社会上的求生能力,当然那就别说要如何地发展族群在经济领域上的追逐!

谁说一纸文凭不能代表些什么?!
对啊!在现今社会,那样的一张纸确实已经不再是多么矜贵的东西;可,别忘了对于要改表生活质数的个人来说,那绝对是一张通行证;少了它,别说要改善生活,就连维持基本生活都是不可能的梦想啊!

瞧一瞧印裔同胞,缺的就是教育以及经济力的机会呀!

末了,脑海中还是忘不了那位印裔老兄充满忧心的脸颊。。。
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您,摒弃种族主义了吗?

8月1日是个容易记得的日期。
自己上玩了课(实际上自己向老师要求提早下课),当晚,自己就坐在马华大厦3楼的视听室,听着一场类似《一虎一席谈》的现场辩论节目——《全民辩翻天——当今的政局乱象是民主的阵痛?》。

参与辩论嘉宾就有马华的周美芬、公正党的蔡添强、时事评论人迦玛以及胡逸山,主持人则是胡渐彪。
整个过程当然是有火花、有暗讽、有明抢、有高潮起伏、还有很多。。。很多。。。。。。

但是,最为记忆犹新的是一个稍微有点偏离主题的论点——大马国民是否已经准备好摒弃种族主义了呢?

当嘉宾之一的迦玛点出这个事实,全场也在主持人询问底下做出“是”与“否”的抉择——现场每个人究竟认为自己是不是已经可以摒弃种族主义了呢?
结果居然是————只有半数以上参与投票,其余半数没有举牌。

平心而论,自己也参与了投票,投下了“否”的牌子;非常坦白的说,自己绝对是爱与不同族群朋友打交道,有时候甚至觉得相较于同种同肤的华裔族群来说,与不同族群朋友的相处更能处之泰然。
可是,在认真思考主持人的问题时,自己还是投下了“否”牌子,想必是很前言不对后语吧!
事实并不然,是否摒弃种族主义对于国家国民的相处发展可说攸关、也可说无关。。。。。。问题重点还是回到——人的身上。

不管是什么主义、什么思维,主导的始终是“人”;有谁能笃定地说当日举牌子说自己已经摒弃种族主义的出席者真的是百分百完全“不容种族情感”左右决定、而是时时秉持全民利益么?

拜托,那只是自欺欺人吧!

并不是认为没有这类人的存在,只是数量实在是少得可怜吧?!
老实说,是否摒弃了种族思维、种族主义就代表‘你是全民的一员’呢?
世界超级强国——阿美立克坚不也面对着种族的问题吗?她的“黑白之争”难道就不是种族课题么?
所以说,大马要剔除、摒弃种族思维是否有些牵强呢?

始终觉得,摒弃与否并不是真的重要,只要不被扭曲、被乖离,在平庸线上徘徊,种族主义其实并不全是带来坏处的。这是简单的道理——任何道理、东西只要在合理范围进行着,就是正确的;越过了线,再完美的思维与建议都会变成是“致命的”、“杀伤力十足的”武器啊!

末了,那些当日没有做选择的人,莫不是正如周美芬所言的“另外一班出席者是不敢承认自己仍然没有完全摒弃种族思维”吧?!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