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Tuesday, August 19, 2008

跨出族群局限

(转载自《东方日报》之《东方名家》)


作者 - 悅子

在第24屆日文演講大賽進行中,收到信息說「首相已與回教黨高層領袖會面,商談馬來族群團結課題」的消息。看著手上的信息,同時聽著台上友族參賽者對答如流的日文對話,再看一看臺上友族參賽者的經驗之談,突心生不平衡。

台上的每位參賽友族都有留學東洋的經驗,有者因為雙親到日本上班留學,因而有機會在他鄉落腳生活;有者是受到政府保送到他鄉去升學等。當然,這只是保送的其中一個國家,土著甚至有較為多的機會被保送到世界上其他國家。

看見這種事實,再瞥見近日公共獎學金55對45比率風波、瑪拉學院決不開放予非土著的言論,以及首相動作頻頻伸出觸角與回教黨接觸,不免令人擔心大馬未來的趨勢發展將會駛向士著至上的道路,而讓非土著權益越向後倒退。

政客的炒作

對於很多大馬人民來說,「土著」與「非土著」的枷鎖往往淪為族群課題、政治課題,終至演變成國家課題。從土著同胞思維作為出發點的話,土著保護政策是政府給予弱勢土著同胞的援助之一,促使土著在各方面的發展。

可是,從非土著角度去探詢的話,得到的回應卻又是另一相對的說法——土著保護政策已經剝削了非土著人民的權益,無論是經濟還是教育機會,非土著人民往往都是被忽略、被邊緣化的。當然,非土著國民亦認為土著往往擁有較他族同胞更高的就業、升學、留學等機會。在雙方各持已見之下,矛盾隔閡自是容易產生。

而,要摒棄種族包袱,那是談何容易的事啊!

這其中並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錯,因為彼此都是為了捍衛屬於自己族群的權益而採取各種行動。鬥爭模式只要沒有傷害到其他族群,那應該是能夠接受的,畢竟大馬不像其他單一族群的國家。反之大馬聯邦憲法保障的是土著與非土著在馬來西亞屬於各自族群的權益,誰也不能質疑。

但是,很多時候政客總是愛炒熱「土著」與「非土著」之間微妙的關係,讓原本和睦共處的兩派人馬國民各懷心病,以便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半個世紀以來,族群關係一直就像緊繃的琴弦,國家上下用了多少心力在處理族群關係的課題上,而使國家的發展停緩不少。

現今時代,無論是什麼族群,都是要剔除獨攬權益的「霸權分子」。因為不管是哪一個族群,貧困的階級始終還是大有人在。剝削人民權益者,不會因為「族群」身份的相同而手下留情,因為他們在乎的絕對是「利益」。人民的力量要帶來改變,不是針對他族來「開炮」,而是要瞄準真正攪和「族群關係」的始作俑者。

當國內局勢處於風風雨雨之際,同時亦有部分擁有國際思維的大馬國民早已經跨出「族群」的局限,通過外語學習,而容納了更為海闊天空的空間。

老實說,筆者感慨的是——大馬國民居然是在外語的天空之下,思維才能夠有所突破、有所交融。反觀,停留在瓦甕裡的政客們仍然持著「井底之蛙」的思維模式,在受限處境內繼續爭權奪利、自相殘殺。

No comments :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