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Thursday, December 04, 2008

再见种族政治只是南柯一梦

前首相敦马说308没有让种族政治从大马政治中淡化、消失,反而激化了种族争议!这样的言论出自纵横了政坛数十载的前领袖来说,当然有其因由,毕竟相较于平民百姓的我们自然是有另一番的见解。当然,无可否认的,依然存在一些说法在抨击敦马的言论,内容不外乎政坛过气领袖“不甘寂寞”、下台又不下放权力云云;总之就是“下台领袖言论都是空无一物、无稽之谈”!

对于种族政治中衍生的种族争议,笔者认为种族政治并没有随着308大选而走远,反之有越走越陡斜的倾向;换句话说,笔者是认同敦马“选民在大选中所投选的在野党同样是以种族作为基础的”的看法。
何解?理由再简单不过——种族的界限不会因为国内政党的来去而有所更动、改变;要想彻底将种族政治踢出局,前提除非是各种族的思维模式首先改变,否则也是枉然!

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法,种族就是人种;而人种就是将体质形态或遗传特征上有某些共同特色的人群归类,同时也可依据外在特征、基因、自我认同作为区分标准。与“种族”相关的任何模式不会消失,除非人种消失了!
在外在的人种分辨上在加以时日或会随着全球化而变得模糊,但是思维模式是不会轻易被任何外在因素左右的,除非个人自身愿意改变、愿意进步。

大马如今的政治情况是给予了人民一个能够期望、能够想象的空间。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国家政府可以在未来将相关“种族”字眼剔除,无论是直接实践还是间接实践测层面上。
但是,走了半年,人民联盟执政的5大州究竟是超脱种族政治?还是变相的走向极端种族政治的模式呢?睿智的人民,应该可以理解其中的真相吧!

对于详尽的例子,笔者就不深谈;但是兴手捏来的例子就足以让人民担忧不已,甚至开始质疑到底野党与执政党真的有差别么?还是同样是五十步笑百步?

五个州属被三个反对党“瓜分”(三个由回教党当权、一个则交由行动党笑傲江湖、另一个则交给公正党坐镇),他们在各自掌权的州属成为最大执政者,坦白说这样的模式难道与国阵中巫统一党独大的模式不就如出一辙吗?(虽然他们聪明地以打着‘人民联盟’的旗帜在‘行走江湖’)

由回教党当权的吉打州决定了50对50的土著房屋固打制度——该州政府并没有点破过去实施的70-30土著房屋分配固打制,反之企图淡化,让身为局外人的人民误以为此决定是一种“大恩赐”!雪州公职所引起的风波终究还是由雪州大臣卡立决定往后雪发展局总经理一职将只会由土著出任,而不做他想!这样的决定不就是承认民联仍然打破不了种族的框框,始终还是要以种族来出任公职。

您说,种族政治就此消失了吗?

No comments :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