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Thursday, August 06, 2009

回到哪一个家?

前些日子从报章知道有逾千名大马华裔因为英国移民条例的更改,而变成无国籍的“人球”,心里不禁浮现一些感慨——没有根、没有家可以归根的悲哀是如此深渊般地痛啊!

想起了东洋文化中有这么两句相互成映的话语——TADAIMA以及OKAERI,当将之套用其中的时候,竟会出现如此玄之又玄的意义啊!TADAIMA这个词是让回到家里的归人所使用的字眼,意思包含“我回来了”;相对的,在屋子里头的人儿在欢迎归人的字眼则是OKAERI,带有“欢迎回家”的意思。

如今,这一批大马华裔自然无法真正使用TADAIMA和OKAERI字眼,因为不管是“我回来了”还是“欢迎回来”,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专属用语了;就像无根的浮萍,飘浮水中。他们在英国与马来西亚之间选择了放弃大马国籍,尔后经过深思熟虑而愿意成为英国公民。当然,这绝对是个人自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阻止。只是,在尚未获得确定国籍之前,选择放弃既有国籍的做法确实有些冒险,不免有两头不着岸的潜伏危机。

大马的槟城和马六甲由于曾是英国殖民地,因此申请成为“英国海外公民”的人数自然众多。在2002年开始,英国方面的移民政策有所更改——“英国海外公民”申请者取得“英国海外公民”护照后,不再能直接过渡到英国公民国籍,反而必须先申请居留权,而申请居留权的时候必须不具任何国籍。换句话说,许多人为了能够加速申请居留权过程,纷纷请求放弃马来西亚国籍,而国籍一旦选择了放弃,是无法重新取回的。

其实只要英国方面继续允许“海外公民”护照持有者申请英国国籍自然不会出现问题,可惜英国方面却在2007年开始拒绝此类申请;在丧失大马国籍,同时无法取得英国国籍情况底下,他们成为了无国籍的人球,无权在英国工作,甚至连结婚等基本人权都无法获得保障。

可以明白人往高处,水往低流的道理,每个人对于自己的理想国度自然有所想象、有所期望;选择放弃熟悉的环境,到陌生环境重新开始、重新打拼,需要的不只是勇气,同时还要有坚定的毅力。于笔者而言,说出TADAIMA代表的是回到了那个“根”的家,处处自可为家,但不是处处都是心里所系的那一个“根”啊!因为没有了人物、环境、感觉在回应着OKAERI。这样的话语任何人都可以说出口,可是没有了灵魂的OKAERI又有些什么意义呢?

完全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想法,只是感慨充斥着脑袋——当不能说出TADAIMA和OKAERI的时候,竟然是如斯地悲哀啊!

No comments :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