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うこそ!自由の世界。

ここに私の空ですよ!
ここに多分大きくなかった、でも特別の世界です。
ここに悦子の自由の空だ!

YES! YES! YES!
yOU are stepping into a freedom world, without border......
AnD this is my place---- ETSUKO home!




Friday, May 04, 2007

美国也面对的问题——种族平权!


马来西亚的政治模式一直无法冲开种族障碍与迷思,跳脱到更高的一个层次,成为世界各国拥有多元种族的最佳典范。想当然尔,就连称谓世界帝国——美国都无法逃开种族平权的迷思,大马又有何德何能超越美国,解决这一层迷惑呢?

美国的案例是比较特别的,因为称为世界大熔炉的美国集合了世界各地不同人种,情况绝对与大马的多元种族情况有过而不及。在美国,‘种族平权’政策的实施主要是在为少数民族的权益积极主动争取;但是在大马的情况却是相反的,‘种族平权’的政策同时也是一种‘扶弱政策’;同样的捍卫与争取权益模式,只是大马扶助的对象却是美国的相反——大马国内的多数族群。

同样的‘种族平权’,在国情各异的马美所呈现的又是两种极端处理模式;无论是何者的资助方针与方向,往往都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反而衍生更多的分裂!马美两国的‘种族平权’真正的主因还是在于‘种族’的瓶颈,一旦不设法解决之,团结之路更是从何谈起啊!

且让我们将目光一直大马的国土上,大马独立了半个世纪,却始终还是在种族问题上徘徊不已,根据大马历史悠久的学府——马来亚大学教育系一些学者最新的调查报告指出,国内只有52%的青少年(以中四生为调查对象)拥有其他种族的朋友,剩余的青少年只是在自己族群的圈子打混,变相的限定自己的交友圈子。虽然调查报告表示超过半数的学生群有他族朋友,但是这样的数据其实是让人心寒的,真相是原来我国各种族之间的互动是那么不堪一击的!

关乎种族课题,美国的情况有比较清楚的列明,共和党反‘种族平权’与民主党支持‘种族平权’的立场一字排开,简单明了的展开双方政治角力,为了赢得支持度,然后执掌国家;所以少数族群的票源是重要的,尤其是在美国白人人口渐渐被少数族群超越的时代。在大马虽则同样是有执政党与在野党的双向竞争(纵然独立至今为止,在野党始终没有独立做大的机会),但是无论是执政联盟还是在野党,其中仍然存在着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以自身民族利益作为考量,出发点理所当然的以种族作为考量点,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其中,不同种族的矛盾自然是存在的。

若要以两者相比,美国‘种族平权’衍生出了‘黑白之争’,大马的‘种族平权’则能够归纳为‘土著与非土著之争’。马大的报告更是成为了种族问题根源的铁证。马美两者所面对的框架问题是大同小异,但是双方所真正面对的问题却不尽然相同,尤其两国之间的组织架构、种族架构更是不同。美国担心的情况是人口逐渐增加的少数民族,因为升学、工作、政治力量的地位有逐渐被取而代之的威胁;马国的情况却是相反的,因为多数民族的力量是不轻易被分化的,反而有愈加凝聚的趋势。

种族的解决方案,世界各国都努力用尽各种方法实习之,因为世界上仍有其他国家同样面对种族问题。从过去到现在,美国从忽视少数民族票源至了解他们在未来国家扮演的重要角色过程中,美方所实行的方式是拉拢与安抚策略。大马对于处理此项课题的方式则是以族群所需的利益为依归,换得他们长远票源的支持。但是东西两国的典例始终不是完全成功达到目的的,反而只有失败!那么,为何不将‘种族平权’的两种极端做法整合,研究出跨越种族迷思的方案?

笔者用笔勾画的意见图确实是比行动来得简单容易,但是对于马美(东西方代表)种族平权模式再出击的概念是可以尝试考虑的,毕竟任何伟大学说与解决方案不都是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试验领悟的吗?

No comments :

人生の最愛

Loading...

I will follow you...